《古玉秘闻录》完结版精彩阅读 《古玉秘闻录》最新章节列表
《古玉秘闻录》完结版精彩阅读 《古玉秘闻录》最新章节列表

古玉秘闻录

作者:鬼谷非子

主角:娄凡张晓萱

分类:悬疑灵异

连载中 | 2022-05-12 15:13:21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完整版小说《古玉秘闻录》由鬼谷非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娄凡张晓萱,内容主要讲述:遥远的南玉地区出土了一块极其罕见而且尤为诡异的琥珀,这块琥珀的出土同时引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被人所发现的古代文明遗址,文物工作者娄凡卷入了这次重大的考古发现,参与伊始,娄凡就察觉,整个事件是那么的离奇和神秘。...

《古玉秘闻录》精彩内容

第6章

“畏罪自杀?畏什么罪?”

“是这样。”老梁把我拉到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这是在值班员的物品里找出来的。”

“这是?”

“仓库,2号库房的钥匙。”老梁说:“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偷偷配的。”

老梁仔细的跟我说了说,所里的建筑虽然陈旧,但是从值班室到库房这一块属于重地,已经安装了监控。

老梁一来到所里看见出了事,第一反应就是跑去调监控。值班员熟悉所里的地形和情况,非常巧妙的利用监控的死角,一路到了库房,不过百密一疏,在进入库房的时候,监控还是拍下了他的身影。

这个值班员是中年离异男,平时有赌博的习惯,在外面欠了不少债。他溜到库房的意图,是想从那块巨大的琥珀上切割下来一块。琥珀是一个整体,但是当时在泥石流中冲刷,外加搬运过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碰撞和损伤。值班员估计打算从琥珀的底部敲下来一块,哪怕就是一两斤一块的边角料,也能去换笔钱,而且不易被发现。

但是他这一碰琥珀,就出了问题,巨大的琥珀从正中间出现了裂痕。这就了不得了,是遮挡都遮挡不住的现象,值班员放弃了切割琥珀的念头,原路返回。

“可能吧,他回来以后翻来覆去的想,觉得事情瞒不住,这么贵重的东西,监守自盗未遂,也是重罪。”老梁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就这么畏罪自杀了。”

“是这样?”我听着老梁的讲述,心里不以为然。猛的听上去,讲的貌似有点道理,但只要用脚后跟再仔细想想,他的讲述中诸多破绽。值班员敢去打琥珀的主意,就说明他已经做好豁出去的准备,事情败露,他可以逃,真逃不掉了也可以去自首,不可能用这种死法来解决问题。

我看了老梁一眼,老家伙肚子里的算盘,我很清楚,他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更不想因为值班员的死牵扯出更多的问题,他就想给死人这件事安上一个合理的解释,到此为止。

昨天夜里那个梦,现在想想,逼真的就好像一段真实的记忆。我明明白白的记得值班员在梦里跟我说,如果我回答不上来他的问题,他就会死。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所以,他死了......

我和老梁的交谈还没结束,该来的人都来了,我被单独叫到老梁的办公室接受问话。除了昨晚那个梦之外,我一切实话实说。

忙活了一阵,值班员的尸体被弄走了,所里出了这种事,人心惶惶,我的神情也有些恍惚,脑子乱的不行。老梁安慰我,说这个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会再有后遗症。

不管老梁怎么说,我愈发感觉琥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老梁交代了几句,就跑到县城里面对值班员的事善后,我呆在他的办公室用电脑上网,着重搜索所有关于南玉的资料。南玉穷乡僻壤,没什么风景区也没什么特产,知名度几乎等于零,搜来搜去,搜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盯着电脑,觉得头都大了,停下来靠着椅子抽烟提神。袅袅的烟雾里,我的余光无意中瞥到办公桌的下面。

见鬼了!

我手里的烟差点脱手而出,整个人弹簧似的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我看见办公桌下面,那具焦黑的尸体仿佛蜷缩成了一个球,在下头蹲着。

我这一跳起来,掌握不住平衡,身子歪倒,把椅子后面的衣架花盆撞到了一片,嘭的一下摔到墙角。等我扶着墙站起来的时候,办公桌下面,突然又空了。

我心里忍不住想骂街,我已经顾不上去分析自己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导致了幻觉丛生,这种现象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精神和生活。

我在墙角坐了好一会儿,甚至考虑是否该搞点安定吃。这个时候,我还是不知道琥珀这件事究竟意味着什么,又隐藏着什么,但我感觉出,我一个人绝对扛不下这件事。

经过慎重的考虑,我决定跟老梁谈谈。

就在办公室一直等到半下午,老梁回来了,累的够呛。我找了个机会,从我做第一个梦开始,把所有见过焦尸的经历全都讲了一遍,老梁听的如在梦里。

“精神压力太大了?小娄,你真需要好好休息。”

“精神压力可能是一方面,但那种梦,还有幻觉,都真的让我害怕!”我在老梁面前走来走去:“我都怀疑,那是不是梦。”

“怎么可能不是梦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种经历不光你有,我也有,白天老是想着一个事情,晚上就不可避免的要梦见类似的梦境,很正常,你不要往心里去。”老梁拍拍我的肩膀:“我们要相信唯物主义。”

我叹了口气,以老梁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他肯定不愿意让问题复杂化。我跟他讲了这么多,等于没讲。

“放松一下精神,看看喜剧电影,休息两天,我保证你不会再做这样的梦。”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暂时相信老梁的话,认为自己是压力太大了。我想着,是不是放松下来之后,就真的不会再出现那个有焦尸的梦了。

我很愿意相信老梁,可是后面几天,快把我给弄疯了。

那具焦尸,真的像一个甩不掉的梦魇,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我梦见它有时候就躺在我的枕边,有时候坐在卧室的椅子上看着我。不仅仅是做梦,日常生活里我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拉开衣柜,打开卫生间的门,甚至在超市的角落里,我不止一次的看见那具焦尸闪来闪去,出现了又消失,消失了又出现。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我在南玉这边没有一个朋友,所有的遭遇就只能跟老梁讲,最开始,老梁还耐心的说服我,到后来,我说的次数多了,他也没时间跟我啰嗦,还怀疑我的精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在老梁的怀疑下,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太正常了。

我出现了失眠,不敢睡觉,因为只要一睡觉,肯定就会做关于焦尸的梦。接连几天,生物钟紊乱,我无计可施。我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我有时候在想,如果事态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有一天,我会不会也跟那个精神病人似的,完全精神失常。

不过,我还是在坚持,与生俱来的那股骨子里的倔强在支撑着我。到了这时候,我已经不否认,焦尸脖颈上那块玉佩上的娄凡两个字和我有一定的关系,否则,为什么别的人都不做这个梦,唯独我会做?

几天时间,我就走到了崩溃的边缘,苦苦的煎熬。原本,我还觉得我至少可以坚持一段时间,慢慢的想办法解决,但紧随而来的一件事情,彻底的把我压垮了。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瓢虫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