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仙》小说主角初思司尘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蛇仙》小说主角初思司尘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蛇仙

作者:大火火

主角:初思司尘

分类:悬疑灵异

连载中 | 2022-05-11 15:06:49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主角叫初思司尘的书名叫《蛇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火火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曾祖父当年造下滔天恶孽,种下无法解除的仇怨。在我出生后,手臂就覆盖上了可怖的蛇纹。那是仇怨的印记!我不死,它不消失。为了解开蛇纹,我想找到咒怨的源头,却遭遇家人惨死,蛇纹加深!当死亡倒计时来临,祭祀上的恶魔要我成为祂的妻子!只要嫁给祂,我真的......能永远活下去?...

《蛇仙》精彩内容

第六章不要回头

在我耳边说:“不要回头,有人叫你也不要应答。”

这太诡异了,诡异到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身后声音忽近忽远,我看到前面有大蛇朝着我冲来,就在我要强行停下,司尘急促告诉我:“跑,装作没看见。”

我捂住脑袋,看着撞上的那刻,我闭上眼,耳边唰了声。

我睁开眼,看到脚下有好几条蛇缠在我旁边,只要我停下,它们立刻缠住我。

我哭出了声,精神状态快要崩溃,一道白光将我周围的蛇给扫开。

“别怕。”我听他的声音很虚弱,脚下不敢停歇。

“沙沙”大风挂过,树叶从地面滚起,我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爷爷在叫我:“初思,爷爷身上也有蛇纹了,爷爷好疼。”

我心中一痛,身后的爷爷继续说:“初思别跑,爷爷好疼,让爷爷最后一次抱你好不好?爷爷可以把你身上的蛇纹除掉。”

我想起爷爷还在医院,身后的‘人’不是爷爷。

我浑身冒着冷汗,身后换了很多声音,也有东西碰到我的后背,我忍着不出声,拼命的跑,直到看到妈妈跪在马文家前,手里抱着蛇鸠鸟。

我哑声喊了声:“妈妈。”

我看妈妈满脸泪水,冲过来把手里的蛇鸠丢向我,我被啄得倒在地面上,妈妈大声告诉我:“不要动不要起来,让它啄你,我看到它来索命了。”

我害怕的问:“妈妈,它是不是大蛇?”

妈妈眼神恐惧的点头:“你看到它了?”

我把经历的事都告诉了妈妈,忽略了一直救我的男人,我看妈妈脸色惨白,一副有心无力的痛苦,蛇鸠不断在我身上啄,疼得我快麻木了。

周围风很大,我感觉地面发动的抖,耳边的司尘告诉我:“坚持住,蛇鸠能暂时让你解除纠缠。”

我好像看到很多蛇影从我身上掉落,听到妈妈说声:“好了。”我立刻朝着妈妈抱去,只有妈妈怀里,我才能不感到害怕。

妈妈看到我手腕上的手镯,问我:“你这手镯哪里来的?是庙里的那位送你的?”

我张张嘴,点头:“妈妈你怎么知道庙里?”

我看妈妈抱起蛇鸠,认真的对我说:“不要相信任何它,无论它有没有帮你,初思,不要相信知道吗?任何古怪的人都不要相信。”

那我该相信谁?

我彷徨着,被妈妈拉着去洗手,试图将手镯摘下来,可无论妈妈怎么摘,都没用,反而我手臂上的蛇纹,疼得我大哭起来。

妈妈没有动作了,沉默的看着我。“这手镯赖上你了,初思,你一辈子摘不下来了。”

我白下脸,看着手腕上的手镯,那男人对我有什么目的。

可是他帮了我,救了我的命啊。

妈妈拍打着马文家门,迟迟没有出来,只说了句:“你们家的事,我帮不了,我师父仁至义尽,我不想跟着没命,我要替我师父活下去。”

妈妈脸色难看,只好拉着我回到了家,给烧焦的爸爸简单处理了,耳边男人告诉我:“你爷爷替你挡住一劫,初思,你的蛇纹不给你多少时间了。”

我痛心,我宁愿爷爷好好平安的生活,哑声回问:“你帮我,为什么不救我爷爷。”

他沉默了,叹息低笑:“初思,你只要明白我不会害你,还会救你,只能救你。”我对他说:“那这手镯呢,我摘不下来,我要摘蛇纹就痛。”

他出现在我面前,他的容貌我朦胧看不清,能感受到他应该眉间和善,身段也很高大,俯身摸住我的头。

“它在帮你,不要摘下来。”

我拂开他的手,不敢用力只是轻轻推开,不能得罪他,我往后退一步:“我手臂上的蛇纹,和你有没有关系?你就是我梦里的大蛇?”

他脸色略些暗淡:“你怀疑我,我会难过的,初思。”

我听到他声音里的难过,唤得亲切,我一时间无语,门口传来母亲的叫唤,眼前的人消失,我看妈妈端着牛奶进来问我。

“初思,你在跟谁讲话?”

我没跟妈妈坦白,怕妈妈担心,接过牛奶喝了一口,我问:“妈妈,曾祖父藏在哪里?”

我必须找到曾祖父,解开蛇纹,尽快结束这诡异的一切。

我看妈妈脸色古怪,眼神盯着我看半会,声音呵斥我:“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还嫌命不够大是不是?”

我不解妈妈反应这么大,继续说:“马师父让我去找曾祖父,妈妈,曾祖父那一辈到底做了什么事?”

妈妈听后怒瞪我一眼,怒骂我:“小孩子知道那么多事做什么,你现在主要是读书,好好活下来。”

我呆呆站在原地,妈妈看我被吓傻了,又恢复和善的跟我说:“一切妈妈会解决,妈妈一定会保护你,明日妈妈去看你爷爷。”

我抱住妈妈的身躯,这些天她瘦了不少,失去了爸爸,爷爷还在医院,而我的危险对她打击太大。

妈妈对我说:“你把蛇鸠带在身边,那些蛇对你说的任何事,都不要相信,知道吗?”

我不敢沉默太久,答应了下来。

答应后,我似乎听到嘶嘶的声音,随着房子的晃动,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看到我妈妈头顶上的蛇影,而妈妈神情不变,不断嘱咐我不能蛇鸠离身。

我瞠目咋舌,强制自己镇定下来,这时候我不应该打草惊蛇。

妈妈走出房间的那刻,我走到门口,看着她下楼,这时候大门口来了个男人,是隔壁村没老婆的老酒鬼,听说我爸爸一死,时不时过来找我妈妈。

这下不知道又在说什么,忽然他要抱住我妈妈,我喊了声:“妈妈!”

看见我妈妈推一把老酒鬼,我才松口气,而老酒鬼抬头对上我的眼,古怪的笑了笑,眼神不断在我身上打量。

“这是你的女儿吧?真漂亮。”

我看老酒鬼不正经的说了句,我听着很不舒服,更让我不安的是,老酒鬼对我妈妈说一句。

“你们母女失去了亲人,家里没了男人,一定很害怕吧,要不今晚我留下来陪你们,就睡在客厅?”

大火火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瓢虫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