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秦云宗月小说阅读
《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秦云宗月小说阅读

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

作者:念辰

主角:秦云宗月

分类:武侠仙侠

连载中 | 2022-04-16 12:07:48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主角是秦云宗月的书名叫《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本小说的作者是念辰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云穿越到修仙世界,可惜没有灵根,注定只能当个凡人,无奈下只能守着一个小院,平日里摆摊维持生计,偶尔雕几个雕像,当个“艺术大师”也挺好。直到有一天小院变得热闹起来。几个仙气飘飘的老头为了角落里一把破斧头争得不可开交。能够飞升仙界的大能天天躲在上空云层里看秦云雕像。倾国倾城的公主更是自愿来当一位侍女。......

练气

《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精彩内容

第17章

云璎洛吃痛,**辣的疼,却是紧咬红唇,水汪汪的眼睛里晶莹泪光闪动,我见犹怜。

没等寒天傲开口大骂都是你这个小*子害得之类的话语。

聪明的云璎洛已然知晓自己为何无故挨了一巴掌,一脸汝诚跪在寒天傲身旁,伸出芊芊玉手抓住男人的衣角,用无比温柔动情的语气说道:“夫君,都是洛儿的错,只要夫君能消气,不管怎么对洛儿都可以。”

云璎洛绝非寻常女子也,是一个极有手段的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极有手段的美人,否则两世为人的秦云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纯真善良的女子,白云宗大师兄同样也不会和一个修行资质一般的女子成为道侣。

看到心爱的女人这般惹人怜爱的模样,寒天傲心里的窝囊气也瞬间消了几分。

“啪!”

又是一巴掌。

不要问问什么,问就解气。

“师尊被罚去了火崖面壁,不知何时才能出来,三年之内我若无法修炼出金丹,成就金丹期大修士,亦要和师尊一样去往火崖面壁。”寒天傲语气冰冷道。

却也非无缘无故说这出自己的丑事,而是已经有了想法。

云璎洛惊讶的同时,也几乎在转瞬间想到了什么。

“夫君,之前洛儿侥幸得了一些机缘,有一套特殊修行之法。

洛儿愿做夫君......鼎炉,只为夫君能以最快的速度,修成那金丹大道。”

云璎洛扮演着一个为了爱人哪怕付出一切都心甘情愿的舔狗,演技可谓之登峰造极,就跟真的一样。

寒天傲点头,他实则也是这个意思,但是要对方配合才行。

云璎洛极为主动......机会终于来了。

......

日出东方,秋冬依旧萧瑟,秦云穿好衣物,来到门外,两只手挫着火灵珠,愈发的喜爱上这珠子了,除了能当打火机,还能当暖宝宝,甚至晚上睡觉都不觉得凉了。

看了一眼院子,被打扫的很干净,味道也没有了,很是满意。

看到狗子在酣睡,没有看到徒儿的身影,应该也是睡觉去了。

感受到一阵凉风吹过,即使是有暖宝宝在,也不禁裹了裹衣衫,叹了口气。

“天凉了,估计生意也快黄了。”

这年头钱是真难挣啊,幸好昨天收益极佳,挺到明年二月天,应该是木的问题。

“今年秋冬还一如往常般,开本新书,修仙文写了不少了,今年就写斗烂苍穹怎么样?戒指里有个神秘老爷爷,指不定修仙界也喜欢看这种烂梗呢?”

写小说除了是他个人爱好之外,也是能有收益的。

少年时为了生计,他还真在平安城一个商会印刷出版过一本,可惜在这个修仙世界,即使是凡人好像也更喜欢看神仙鬼怪的故事,因此那本宫斗文虽然挣了点钱,却也跟扑街差不了多少。

这些年虽然没有在靠写文赚钱,却也坚持每年写一本,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有一天生意真的黄了,也不至于没饭吃。

没办法啊,小时候真的穷怕了。

在蓝星,好歹有人道主义救助,在这里,那真的只能靠自己。

秦云心里想着,向门外走去,早饭还是要吃的。

一日三餐,营养均衡,才能长命百岁不是。

院门打开。

一个身着蓑衣的老头,正入神的看着他门上挂着的那块牌匾。

看到老头秦云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每次看到老头这身装扮,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一句非常有意境的诗句。

独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只可惜若是真于这老头接触以后,这二者之间根本不挨着。

不过话说回来,他在这平安城中混迹多年,交到的朋友算不上多,到是这老头却也算是其一。

怎么说呢,他这朋友很特别,仿佛平生最大的爱好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他门前这块匾,以前每隔几天就来一次,一来就能看半天,啥也不干,就是往死里看啊。

他已经不止一次说过把这块匾送给这老头了,可是这老头倔的很,死活就是不要。

秦云也是没脾气,只能由着对方去了。

只是最近这老头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秦云也没打扰对方,绕行离开家门,不多久馄饨就买回来了。

足足六份。

一份自己吃。

一份狗子吃。

一份老头吃。

至于剩下三份自然是给那傻徒弟吃的,一天天的啥也不干,就知道吃,这么吃下去还不把自己给吃穷了?

“老兄,好久不见。”老头抽了抽鼻子,熟悉的味道让他回过神来,很自觉的接过了馄饨笑道。

秦云表面笑嘻嘻,心里骂人。

这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一天天心里也没点比数,差了几十岁,丫的每次都各这跟他称兄道弟。

好在,次数多了,他已经习惯了。

“李老哥,有段时间没见了。”秦云招呼道。

“老哥让我佩服啊。”李老头则是一如既往前言不搭后语,笑道:“咱俩是同一种人,只可惜老弟这点道行和老哥比还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什么是极致,还得是咱秦老哥,莫得比啊,根本不在一个境界。

秦云依旧听了个稀里糊涂,行吧,反正你年纪大了,愿意说点啥,就说点啥吧。

孤寡老人嘛,理解,理解。

秦云:“李老哥进院坐坐?”

话音未落,便已经反应过来,看他这记性,老头才几个月没来,就差点忘了,这老头真真是个讲究人。

来了每一千次也有八百次,那是一次也没有进过院。

故此,又抢先一步说道:“是极,是极,窥人洞府,对我等来说是大忌,咱哥俩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在门口吃。”

说着一**坐下,吃了起来,昨晚没吃饱,现在早就饿了。

李老头吃的比他细致多了,那家伙一碗馄饨吃出了西餐的错觉。

也当真是能人一个。

就李老头这幅形象,说的那些让人半听不懂的话。

他曾一度怀疑这老头是个世外高手。

后经过他多次试探。

终于确定以及肯定!

他想多了。

就这种孤寡老头,平安城一抓一大把,难不成这一平安城全都是隐士高人?就他一个凡夫俗子?

一城的老妖怪都在演他?

开玩笑嘛这不是......

秦云迅速解决完战斗,进院,往狗盆里倒了一份馄饨,剩下的放到了屋里的桌子上。

搬了两个小凳,一张小桌,再次回到门口。

“李老哥这些天都去哪了?不会是焕发了第二春,又找了个老嫂子吧?”秦云一边说着,一边摆着象棋问道。

许久没有和老头下棋,一时间还真有点手痒了。

秋风止,秋雨绵绵,雨不大,不影响二人对峙。

此情此景,却是刚好和李老头那身蓑衣般配的很。

对于秦云的打趣,李老头直接无视,女人?可是不稀罕那玩意。

“说实话,最初时,我真觉得咱俩是同一水平的人。”李老头推动棋子,感叹道。

秦云笑而不语。

这玩意下棋是靠天赋的,跟年龄可没关系。

“下了一盘棋之后,我才发现,老哥的境界,是我所无法企及的。”李老头又道。

秦云有些意外,这倔老头,这是终于服气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对方好像一直单纯的认为,只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正想着,就见李老头得意洋洋的从怀里拿出了一颗珠子,跟宝贝似得。

心道:“棋道,老头子确实不如你,可要论起修为,那可真不一定,当事能于老头子比肩者,怕是也已经找不出来几个喽。”

他手里这宝贝便是他消失了几个月的原因之一。

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他关那副牌匾,终得圆满,横渡天葬山脉,又行数日,至极北之地,渡得八九天劫,修得八劫散仙,自认当世已无敌。

随持手宝剑,入北海,剑斩玄龟,气运长鸿,得到了这颗水灵珠。

传说世间有灵珠五颗,金木水火土五灵珠,当集齐五颗灵珠时,能发挥出无量之力,乃是人间最强之力,便是渡了那九九天劫,即将飞升的九劫散仙处之也要灰飞烟灭,甚至可秒杀下凡仙人!

“不知秦老哥可识得此宝?”

李老头故作云淡风轻问道,他心里却是在笑,得意的笑。

秦云:“......”

无语至极,你下棋就好好下棋,拿自己在地摊上淘来的石头显摆个什么劲?

李老头今天这又是哪跟筋搭错了?

还宝贝?你家点柴火的石头是宝贝?你要是见了那传说中的打火机,还不得惊呼神器?

不过看在对方年纪大得份上,秦云也只能配合其演出。

从兜里拿出了火灵珠。

李老头嘴角抽搐。

献丑了!

此等天地至宝,五大圣兽守护,得宝的唯一方式便是击杀圣兽。

能得火灵珠,足以证明,他们二人至少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李老头本以为自己此番能够装一个很圆润的比,显然不仅没有装到,还被反杀了。

李老头装了一辈子的比,还不曾有过败绩,唯独在秦云这里,一次都没成功过。

这不禁让他这位自认为已经无敌于世间的隐世大佬。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瓢虫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