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烽火》林渺梁心仪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大汉烽火》林渺梁心仪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大汉烽火

作者:龙人

主角:林渺梁心仪

分类:武侠仙侠

已完结 | 2022-03-17 15:25:36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主人公叫林渺梁心仪的书名叫《大汉烽火》,本小说的作者是龙人写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西汉末年,逆贼王莽篡汉,酿就天下大乱。汉室武皇刘正七次蹄踏皇城,以无可匹敌的武力屠尽王莽的各道势力。但其仍不是宿命之敌,心灰意冷终让复国大业由天而定。无赖少年林涉出身神秘,从小混迹于市井之中,一身痞气却满腹经纶,至情至性,智深若海。偶涉武道以天纵之资无师而成绝世高手,凭就超凡的智慧和胆识自乱世之中脱......

《大汉烽火》精彩内容

“杜老大,我们来救你了!”四周人群全部骚乱起来,一群身着民装的汉子纷纷亮出刀来,斩杀身边的官兵,向法场上冲去。

刘秀望着斩杀杜茂的刀斧手仆地而亡之际,脸色大变,一拉邓禹,惊问道:“四弟你做了什么?”

邓禹神秘地一笑,轻声道:“我只是不想这般英雄人物就这般死了,所以只好助这群人一臂之力。”

“四弟,你闯下大祸了,难道你忘了齐家许多人都识得你暗夜流星的手法?若是他们看出来了,你如何脱离干系?”刘秀大惊失色道。

邓禹也神色大变,他一时之间倒忘了改换其他的手法发暗器,此刻一听刘秀所言,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可如何是好?”邓禹急问道。

“我们必须立刻离开宛城,否则定无法走脱。”刘秀断然道。

“可是我们的生意?”邓禹急了。

“这也没办法,立刻让人搬走东西!”刘秀果决地道。

邓禹也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要知道李辉乃是当朝巨贪薛子仲的女婿,薛子仲乃是王莽宠臣之一,举持全国各地五均六院之事,不仅权大,更富可敌国,与齐万寿这等富商也关系密切,而杜茂更是朝中重犯,他这个一时的冲动竟酿成如此大祸。

“不,我去把那刀斧手的尸体毁掉。”邓禹道。

“你疯了,你进去了,根本就出不来!”刘秀一把拉住邓禹急道。

邓禹扭头望了一眼,只见司役庙门口的哑虎齐冲和众齐家的高手已飞身而下。

“吴汉!”邓禹不由得低呼了一声。

刘秀也看清了那劫法场之人,竟是与他们极为相熟的亭长吴汉。在宛城之中,吴汉虽身份地位不很高,可声望却不小,而且吴汉所辖之地正是他们所居之处。

[注:古时候的一个亭长相当于今日的一个镇长,他们的户籍管理,以十户为一个单位,十户为一什,十什为一里,十里为一亭,各设什长、里长和亭长。即便是说,亭长所辖之地为一千户左右。也有说以五户为一个单位,五户为一伍,十伍为一里,十里为一亭。因此,亭长所辖应在五百户至一千户之间。不过,读者无需深究这个问题。

“吴汉,你胆敢大闹法场,给我一并拿下!”监斩官也认出了吴汉,大喝道。

“哈哈哈……”吴汉大笑着朗声道:“今日挡我者死!”

“逆贼敢口出狂言,我要让你知道宛城不是没有能人!”哑虎如风般扑至。

官兵的弩机一阵狂射,但才射一箭,有些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射,便纷纷惨嚎着抛下弩机,捂住双眼。

刘秀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邓禹却惊讶地叫了出口:“叶落无声针!”

“看来今日还真是热闹,我们或许可以不用离开宛城!”刘秀微有些侥幸地道。

“连沈青衣也来了,这杜茂的面子还真大。”邓禹自语道。

吴汉望着哑虎扑至,右手一扬,两道黑影直射而出。

哑虎齐冲冷哼出剑,准确无比地挡住两点黑影。

“噗噗……”两道黑影一触剑身立刻爆裂成两团黑色的烟雾。

“看不毒死你!”吴汉哈哈大笑道,同时以刀护身拨开射来的箭矢直向杜茂扑去。

杜茂一声低吼,身后的大木柱应声而折,那缠着铁链的梓木全都震成碎片,双手和双脚立刻自木柱之上松脱开来,虽然尚不能够震开铁链,但他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杀呀……”吴汉似乎带来了数十人之多,一时之间,形势混乱之极,吴汉更是见官兵就杀。

哑虎齐冲遇上那黑雾不禁吓了一跳,听吴汉那么一说,虽明知吴汉可能只是吓唬人的,但是他哪里敢亲身犯险?只得疾退。

事情变化得太快,那两团黑烟迅速扩散,很快将方圆六七丈都罩在其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好!”邓禹望了刘秀一眼,道:“大哥,我想去将那具尸体毁掉!”

刘秀见法场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若想趁混水摸鱼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而只有毁掉那具尸体,他们才能够真正地高枕无忧。虽然刘秀有些暗怪邓禹太任性而为,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他便只好想法解决了,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你记得那尸体的方位吗?”刘秀低声问道。

“自然记得!”邓禹自信地道。

“好!我在这里为你接应。”刘秀点头道。

邓禹闻言,趁烟雾散来之际,掠身投入黑暗的烟雾之中。他知道吴汉所用的并不是什么毒烟,而是瘴弹,最多只会使人欲呕吐,而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以他的见闻自然清楚这一点。

百姓四散而逃,数以千计的人,相互拥挤、践踏,死伤不在少数,自四面赶来法场的官兵也全都被人潮冲得七零八落,东倒西歪,那些胡同和街道也都堵满了,刘秀也在人潮之中缓移,但他的目光却始终投向烟雾之中。

邓禹急速横移,他的记忆力极为惊人,认方位更是一绝,所以他绝不担心会在烟雾之中迷失方向。可是当他快到那名刀斧手的尸身边时,突感一股强大的劲风自侧面冲来。

邓禹吃了一惊,黑暗之中,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好侧身相挡。

“轰……”邓禹和那人双手相触,两股巨力相冲之下,各退数步。

“好掌力!”

邓禹吃了一惊,他听出了这是吴汉的声音,不由得微急,他可不想与吴汉交手,不禁小声道:“你找错人了。”

吴汉在黑暗之中似愣了一下,邓禹却又感到另一股锐风袭来,显然是一个用剑的高手。他也顾不了许多,只得侧身而避,但黑暗之中那柄剑如长了眼睛一般,随邓禹之动而动。

“你跑不掉的!”那剑手似乎对这一剑极为自信,并感觉到邓禹的窘态,冷哼道。

邓禹再吃一惊,他听出这是哑虎齐冲的声音,显然哑虎齐冲也把他当成了劫法场之人,而他刚才与吴汉一对话,齐冲立刻误以为他是与吴汉一伙的。在黑暗之中,齐冲根本不敢乱出手,可是既知邓禹与吴汉相熟,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邓禹换了十八种身法,退了两丈仍无法避开这一剑的追势,知道若是还不出手,只怕真会死于哑虎的剑下。他之所以一退再退,便是不想暴露武功,但在危急之中,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了。

邓禹出手,指如兰花一般弹出,若是有光亮,定可见其指优美若灵蛇轻舞,但在黑暗之中却只有无数道劲风破空。

哑虎齐冲倏觉无数道劲风破过剑网反袭向他的身体,不禁吃了一惊,在刚才他这一口气紧逼之下,对方似乎没有还手之力,谁知又突然反击,而且一出手便如此凶猛!齐冲一惊之下,手中的剑势一滞,竟被荡至一边。

哑虎暗叫不好之际,一缕指风直袭他前胸,他骇然暴退之时,挥手疾挡。

“哧……”哑虎一声惨哼,握拳的手背差点没被戳穿。

哑虎惨哼之际,那股劲风又至,骇得他一退再退。

邓禹也不再紧逼,迅速疾退,也不再去找那具尸体了。

而此时的刘秀正在着急,倏见白影一闪,邓禹已到了他的身边。

“大哥,快走!”邓禹一拉刘秀的手,便向人潮之中钻去。

“有没有毁掉尸体?”刘秀问道。

“这下可真是更糟了,我刚才和哑虎交了手,就是他不识我的天一禅指,只要他一说,齐万寿也定会立刻知道是我出的手!”邓禹急道。

“啊!”刘秀一呆。

“大哥,都怪我不好,为你惹了这个麻烦!”邓禹满怀歉意地道。

刘秀不禁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兄弟哪用说这种话?看来,我们只有离开宛城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去投案,大哥便不必离……”

“胡说!我们兄弟五人,曾共同立过誓,我这点家业又算什么?我看还是去舂陵我兄长那里好了。”刘秀打断邓禹的话,肃然道。

邓禹见刘秀这样子,只好不再说什么,突地,他低叫了一声:“沈青衣!”

刘秀循声望去,果见一眉目清秀的女子正与杜茂混在人群之中向外冲去,不时回头扬手,而官兵一个个地倒下,吴汉也自黑雾之中杀了出来。

吴汉所领的近二十余人,只剩下七八人杀出,在官兵的弩矢之下,能侥幸不死,皆是好手。

刘秀忍不住赞道:“好汉子!”

“他的武功不比我差!”邓禹道。

“哦。”刘秀望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拉着邓禹也随人群纷散而去。

宛城内大乱,吴汉诸人竟带着杜茂逃出了法场,而刘秀回到米行,立刻唤来老账房刘忠。

刘忠乃是刘秀的本家,原是其叔父刘良的管家,曾随其叔父走过许多地方,便是刘良任萧县(今江苏萧县北)县令之时,也把刘忠带着。而那时刘秀随其叔父在萧县念书,刘良罢官之后,刘忠又随其返回家乡,成为刘家管家,后刘秀到长安求学,遍访名师,后学业完成,更习得一身绝学返回家乡,便在宛城开了一间粮店,而刘忠便来帮刘秀理账。是以,刘忠乃是刘秀极为信任之人。

龙人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瓢虫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