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白林淼by麓归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免费完整版
洛白林淼by麓归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免费完整版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

作者:麓归

主角:洛白林淼

分类:游戏竞技

连载中 | 2021-11-17 13:59:56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主人公叫洛白林淼的小说叫《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它的作者是麓归所编写的游戏竞技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洛白被逼角落,叹气,“又一个不要命的,姐,刀来!”“好嘞,小兔崽子,收好!”……“恭喜玩家Q获绝版死神镰刀……”“恭喜玩家Q击杀顶级杀手……”“恭喜玩家Q通过sss级……” 逃生者们目光崩溃看着五分钟内窜上榜单的代号,卧槽,哪来的大佬?求带飞!...

惊悚 求生 开局

《惊悚求生:开局刀了全队友》精彩内容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倒霉,还没住到房子就被迫进入第二个世界了!还是和一堆冤家!"

甜美女声惊醒了洛白,洛白眯着眼适应了一会儿太亮的灯光,睁开眼。

他睡在复古式的柔软大床上,身上换上了宽松的衬衫,石壁上幽暗烛火映照古旧城堡低沉的色调,不安的乌鸦声在窗外阔躁。

月光撒下床沿,洛白被房间中央巨大的落地画吸引,画中花丛锦绣,牡丹开的很艳,红色就像有生命般流动,覆盖着几根羽毛。

洛白起身,身上毯子滑落,他皱着眉,这幅画看起来莫名不舒服,洛白随手将桌布掀上落地画。

那些散落在这个世界的冤家倒是不急,多半目前各自也不能脱身。

"这房间的彩蛋卡片我已经帮你收了……然后游戏规则传输你脑海了……队友与阵营你自己看一下,对了,Boss还没出现,目前无法分析是什么形态的,还请小心哦。"

若离笑意声音显现脑海,她在世界中并不能现身,但这不影响她利用Bug开挂,她眼前自动展开了地图,上面小红点十分显眼。

洛白点点头,手间卡片闪现,卡面依旧是熟悉的愚者。

"恭喜玩家Q获得彩蛋,赠予看透身份卡一张,仅限游戏内使用!"

烛火闪烁,映照洛白面庞晦涩不清,他揉揉眉心消化着脑海中的信息。

这是个荒山城堡,城堡内是误打误撞来此的旅客,一共两个人,除此之外城堡再没有其他外来生命体。

森林有猎人阵营的人,国王阵营的人多半在离此不远的小镇。

旅客2,猎人6,国王4。

各自完成任务目标,否则死。

而外界森林到了晚上就是鬼,出去则凉凉。

洛白若有所思。

看来在城堡内的自己身份无疑是旅客之一。

可任务目标怎么没有给?

他脑海中没有任何消息,洛白轻笑。

有意思,这是让我们自己发现吗?

他视线略过房间,手掌无意摩挲过床边,眼中了然。

床下有雕刻的字迹。

洛白俯身凝视,床底版刻着"二十三号"的不明编号,而编号旁是被牢牢粘连着的信,信封上点点血迹暗沉,仿佛暗示着信的主人结局并不算美好。

他稳稳取下信来,信封封口的蜡一触既碎,信纸上扭曲的字迹透露着写信人当时的恐惧。

"你好,我是侦探优克,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多半已不再人世,新来接替我的委托者啊,记住,在这个城堡中不要看镜子!夜间不要待在走廊!以及,千万千万要小心那个唯一的婆婆——"

内容戛然而止,信纸主人最后一笔落得匆忙,就像半途遇上什么事情,再也没能续上。

洛白心中一沉。

走廊突然响起踩踏在木板上的吱呀声,缓慢脚步轻轻走到自己的房门口,不动了。

咚咚咚——

"客人?这么晚了还不睡,是有什么心事睡不着吗?和婆婆讲讲?"

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慈祥温和自门口缓缓响起,隐约透着关怀,和幽暗古堡的格格不入,强烈的违和感扑面而来。

洛白不动声色,笑着开口。

"没事,阿婆,我只是翻了个身撞到头了,继续睡吧。"

"好吧,年轻人,小心些才是,这个房间前一个年轻人就是……"

"哎,你多担待些,也不知他灵魂还在不在此处,前段时间就闹过些事情,若收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别忘了和阿婆说啊!"

苍老声音轻叹一些,絮絮叨叨着,脚步声转身渐行渐远。

"好家伙!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呢?"

若离幸灾乐祸出现在脑内,对于这些,她并不能提供什么帮助。

洛白眯眼,放下信,悠然打开被褥躺下。

他静静看着屋顶,就像在等待什么。

紧闭的窗外夜色沉沉,云层掩盖星星与月亮,泛起红光的天际透露不详,如咧嘴恶魔嘲笑洛白已身陷囹圄。

腐朽血腥的浓郁味道钻入洛白鼻腔,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爬过窗台蔓延至房内,房间内的烛火摇晃不定起来。

窗户"啪——"一声被打开了,几根白色羽毛飘落,不知是从哪只鸟类剥落下来的。

寒冷涌入房间,窗户发出咔咔的结冰声。

洛白感觉自己动弹不得了,他转动眼珠子,屏住呼吸。

月光下黑色的影子缓慢爬行直立,空洞的眼睛直直盯向洛白所在,它缓缓伸出冒起寒气的手,步步通向洛白所躺的床,嘴里哀怨般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却没有任何语言传达过来,外界鸟鸣更响,黑色影子尖啸一声,竟有些恐惧,黑色的手霎时抓住洛白,空灵急切的声音浑浊不清。

"救救我……床下那个编号其他地方也有……羽……"

优克……

洛白仔细听着这个npc的线索。

"啪——"

莫名一阵风刮来,重重的窗户关闭声打断了黑色影子的话。

洛白莫名感到一阵困倦,他心中一惊,挣扎着不想睡去,却无能为力。

"他来了……避开……"

黑色影子一声惨叫,不甘消失在空中,万籁俱寂。

隔壁一阵熟悉的青年尖叫唤醒了洛白。

洛白霎时起身,他眉头紧皱,四周已恢复原样。

外界已是晴空高照,第二天来临。

或许是风吹的,盖住画的桌布掉落在地。

错过了,被这城堡boss阻止了关键线索!

算了,白天再寻吧。

洛白揉揉眉心,穿好房间的衣物,他顺手吱呀一声打开了紧锁的房间门。

隔壁房门已被打开,地下多了个纸条,似乎是通知下去吃早饭的。

他步伐优雅,一副富家弟子做派般缓缓走下旋转楼梯。

"醒了?客人,你是第三个起床的,昨晚可还睡得安稳?"

笑眯眯的声音,一个身穿保姆裙的老婆婆迎接而上。

"多谢婆婆挂心了,安稳的。"

洛白听到第三个时微微一顿,他若无其事的笑道,眼神自然而然望向大厅。

哟,熟悉的身影。

洛白勾起嘴角,大厅中瑟瑟发抖的青年最显眼,青年沮丧着脸,畏惧的看着另一边儿,和刚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

洛白顺着青年的视线随意看去,眯起眼,勾起了兴趣。

哪里来的陌生人?

如果没有记错,旅客只有两个逃生者才对。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瓢虫文学网